關閉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卷 卷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001章 廢女變殺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新時間: 2017-05-05 12:51:00 字數:259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南詔國,丞相府的一處偏僻院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清朗的月光從窗子照入,映在滄月絕美而蒼白的臉上。她身下是一大片殷紅,身邊躺著個渾身帶血的初生嬰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怎么回事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滄月睜眼之后,便立刻打量著四周,試圖弄清楚自己到底在哪里。她明明是在帝國大廈執行一個任務,壞人引爆了炸彈……而現在,身邊卻是古代樣式的家具,還有如此詭異的場景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重生了?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明白自己穿越的同時,一些不屬于她的記憶涌入腦海,滄月一言不發,默默接受、消化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為一個冷靜的殺手,她的特長之一便是迅速地適應各種各樣的環境,努力生存下去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來,這具身體之前的主人叫連滄月,是南詔國丞相府里不受寵的嫡女。雖說有個真心疼愛她的爺爺,卻是不可能時時護得她周全,畢竟想著法子折騰她的人可不在少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譬如這次,她臨盆在即,爺爺卻奉皇命回老家省親去了。之前爺爺想要帶她一起去,卻是被她同父異母的庶妹連翹設計阻止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連翹!一直欺負自己的連翹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起連翹,即便未曾經歷過那些事,滄月卻還是胸口起伏不定,為這具身體生出幾分感慨。既是恨她怎么那般膽小怯懦,又是憐她一直被賤人欺負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次連滄月生產,身邊卻連一個使喚的人手都沒有,毫無疑問,是連翹的命令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滄月唇邊揚起一個清冷的笑,她既然占用了人家的身子,便該做些什么事情算作是報答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回想著那些瑣碎的往事,推門的聲音傳來,又聽得一個蒼老的女聲:“大小姐,你在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滄月心里了然,未婚夫歐陽逸軒都被連翹勾引走了,她算準了自己的產期,派人來做些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也不奇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老婦的語氣怪怪的,滄月一聽,就仿佛看到了一張笑得陰惻惻的老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心念電轉,滄月迅速閉上了眼,臉色在月光下顯得越發蒼白,看起來仿佛死人一般。哼,連翹想看到的,不就是她母子俱亡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老嬤嬤第一眼便看見了“躺尸”的滄月,老眼里閃過一抹陰鷙的喜色,卻是一邊走過去,一邊喊道:“喂!死了沒有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已經走到床前了,滄月還是一動不動,那嬰孩也睡熟了一般一聲不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嬤嬤伸出手去試探滄月的鼻息,感受到一絲溫熱的氣流。她有些遺憾,這廢物小姐居然把孩子生下來了還沒死?二小姐想看到的可是尸體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布滿老繭的手突兀的伸向滄月的喉嚨,想要用如此簡單暴力的方式結束滄月的生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而變故就在此刻發生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嬤嬤的手還未碰到滄月,滄月突然睜開雙眼,右手一揮,一把匕首直直的刺進了嬤嬤的心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幾乎與此同時,她極為迅速地一腳踹出,那嬤嬤的身形踉蹌著撞到了后面的桌椅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滄月長眉一斂,看到了老嬤嬤眼中清楚無比的驚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必她很是詫異,大小姐明明是個廢物,何時膽大到敢殺人了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身帶著一種冰冷的殺意,滄月冷聲問道:“是連翹讓你來的?那你就去告訴她,我沒死,活得好好的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嬤嬤喉頭動了動,卻是什么都沒說出來,心臟被刺穿讓她迅速喪失了活力,不過片刻便魂歸地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剛剛穿越過來就殺了人,滄月并不感覺有什么不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若是不殺人,便要任人魚肉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眼看著老嬤嬤咽了氣,滄月跌坐在床上。方才驚險無比,危機雖然是解除了,她卻也耗費了許多力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再加上這身子本是剛剛生產完畢,虛弱無比,讓滄月很不滿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且,幸好她早在來人之前,便摸到了枕頭下面的匕首,才能幸免于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躺在床上休息,腦海里卻是思緒翻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個下人,便敢奉命來殺她,若非親自經歷,這身子原主過的是什么日子還真是不能相信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可不想繼續留在這個是非之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本來就不是連家的人,更不了解這個時代的一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倒是不如,離開這個地方另謀生路,也比在這丞相府的高墻之中整日與一幫小人勾心斗角強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滄月冷冷一笑,她絲毫不怕與人爭斗,然而她心里的爭斗卻也是分等級的。像連翹這樣的,她根本就不屑于理會,懶得搭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靜靜地躺著,正思索著如何悄悄出府,居然又聽見了動靜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陣腳步聲輕而細碎,一聽便是個少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而印證了滄月的判斷的,是順著夜風飄來的濃烈香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整個丞相府,也只有愛美的連翹會香得熏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切都靜悄悄的,連翹也不覺放緩了步子,她站在低矮的門前,卻沒有立即進去,低聲自言自語道:“多大點事兒啊,還要本小姐親自查看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滄月聽得好笑,她知道,就算嬤嬤回去復命了,連翹也多半是親眼看到自己的尸體才滿意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既然如此,她繼續躺尸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連翹終于走了進來,第一眼看到的,便是那嬤嬤的尸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發出一聲驚呼,以為是滄月殺了嬤嬤。然而仔細一看,滄月正直直躺在床上一動不動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帶著幾分憤然,連翹快步走到床前去,再也沒有看那嬤嬤一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邊走邊問:“廢物,該死了吧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見滄月面色蒼白,連翹以為她被嬤嬤殺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月光映照之下,滄月的容顏顯出一種清冷的美來,恍如仙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連翹看了幾眼,心里忽而升起一股怒火。憑什么她死了都這么美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連翹十指大張,朝滄月的臉抓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算這廢物死了又這么樣,就是要毀了她的臉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滄月故技重施,就在尖利的指甲即將碰到她的剎那,驀地睜眼,緊緊地握住了連翹的手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冷銳的目光直直的看著微怔的連翹,殺氣凜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片刻后連翹反應過來,發出了一聲凄厲的尖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樣活生生的“詐尸”,簡直把她的魂兒都嚇飛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且,滄月那凜冽犀利的眼神,像是要把她洞穿了一般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手腕被握的生疼,連翹想要掙開,卻一直沒有成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滄月坐起身來,狠狠地把連翹的手腕向下翻折,一邊問道:“你剛剛,想做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連翹疼得直叫喚,哪里有空回答滄月的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又氣又驚,不明白為什么以前任她欺負的廢女,突然間變了個人似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有些恍然大悟,那嬤嬤或許真的是滄月殺的,心里更加害怕了幾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滄月怎么會不知道她要干什么,睜眼之際看到她的表情和動作,滄月就知道她想要毀了自己的臉,既然如此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就,以其人之道,還治其人之身吧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手指連連點動,連翹只感覺身上一麻,便動不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緊接著,她看見一把寒光閃閃的匕首,距離她的臉越來越近,卻是連叫都叫不出來,因為滄月隨便點了她的啞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幾十次手起刀落之后,連翹已經因為害怕和惱怒而昏暈過去,臉上鮮血淋漓的,若是她看到自己現在的模樣,只怕會立刻羞憤自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滄月則開始收拾東西準備離開這里,她不怕事,卻是不想陷入這種莫名其妙又毫無意義的爭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實根本沒多少東西,很快便收拾停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長長呼出一口氣,小小的懲罰了一下壞人,讓她莫名穿越而來的憋屈也減輕了不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淡淡瞥一眼屋中躺著的兩人,目光定格在了床上一直熟睡的嬰孩身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清澈的月光映照之下,孩子的睡顏越發顯得純真無暇,惹人憐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輕嘆一聲,自己走了也就算了,這個孩子若是留在這里,必然不可能安然成長!再者,他也算是和自己有些關系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就帶他一起走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去哪里都好,反正要離這喧囂之地遠遠的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移動端二維碼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默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默認 特大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宋體黑體 雅黑楷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目錄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背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字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寬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夜間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書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萌寶來襲:殺手娘親腹黑爹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倒序↓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在努力加載中..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書評 收藏 下一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福建快3开奖结果查询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规棋牌app排行 云南时时彩中奖规则表 安徽体彩11选五遗漏 时时龙虎和 5分彩网站是骗局吗 如何设计一个软件 网上炸金花真人赌钱 秒速时时彩有什么技巧 11选5能 山西快乐十分电子板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