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閉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卷 卷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1章血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新時間: 2017-04-22 11:07:36 字數:224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狂風呼嘯著,卷起了巨大的浪,漫天的厚重烏云黑漆漆壓了下來,烏云之上,轟隆的雷聲炸響,霹靂一聲,如同扭曲的光蛇一樣的閃電惡狠狠地撕裂了昏暗的天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轟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嘩啦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吼嚎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是死亡交響曲!大自然的威力在這一刻毫無保留地展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海面上,一個巨大的旋渦像一只怪獸的嘴,就那么張著要把所有一切都吞沒。狂風暴浪,撕扯著那架無力飛離的小型飛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坐在駕駛艙,看似嬌小的少女抓握著駕駛桿的手因為用力而泛白,雙眸死死地盯著那個旋渦,臉上雖有一絲懼意,但是那雙失去血色的唇瓣卻還在不停地吐著一串串的咒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王八蛋,欠踹的家伙,給我說飛機改裝好了,什么破機翼,狂風掃幾下就斷了,是紙糊的嗎?明知道我是來百慕大三角洲探險的,還給我這么爛的飛機!這次要是我有命活著回去,你們這幫家伙給我洗干凈脖子,我保證不打死你們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啊啊啊!該死的老天,本小姐還沒活夠呢!”尖叫聲被狂風撕碎,樓柒心里哀嚎,我命休矣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斷了機翼的飛機朝著旋渦栽了下去,旋渦無窮無盡的吸力,像是在恥笑這小飛機的不自量力,轟啦一聲,滔天的暴雨猛砸下來,像是壓在小飛機上的最后一根稻草,下有吸力,上有重砸,小飛機打了幾個旋,終是被卷進了旋渦,在浩藍得像是幽黑的海水里幾下翻騰,片刻就失去了蹤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百慕大神秘三角,果然…名不虛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~~~~~~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撲通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樓柒只覺得五臟六腑都被摔移位了,痛得她又想罵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是多年來養成的習慣讓她在第一時間就察覺了不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安靜,四周安靜得讓人覺得詭異。她不是被卷進了神秘海域的恐怖大旋渦里了嗎?無邊幽藍的海水呢?鬼哭狼嚎的狂風暴雨呢?甚至,她那飛機的殘骸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什么都沒有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是個什么情況!別告訴她剛才那生死險境是她在做夢,哪有那么清晰真實的夢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哪來的血腥味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好濃的血腥味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樓柒倏地睜開眼睛,一片胸膛驀在映入眼簾,但是那片胸膛上卻滿布血珠,星星點點的鮮紅血珠冒了出來,繼而匯成血水流下,然后又有新的血珠繼續冒出來。而她的雙手,就按在那胸膛兩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是什么鬼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樓柒想飛速退開,腰間卻被緊緊禁錮著,讓她的掙脫不得。她的視線飛快地往上移,看到一個線條堅硬的下巴,然后是一張緊抿著的薄唇,俊挺的鼻梁,最后與一雙眸子對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冰冷的眼神中帶著探究和煞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樓柒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眼神,就像是地獄冥王,那眼神中的冰冷和煞氣幾乎能夠把人給凍殺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是,這不是最主要的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靠!!!”樓柒的眼珠子差點掉下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血紅的眼眸!竟然是血紅色的眼眸!這是什么妖怪!還是得了什么病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腰間的鐵臂驀然收緊,像是要將她緊緊地勒進懷里。樓柒感受到了一種絕對的強悍力量,這是屬于男人的力量!但是,去他的,她以前單挑十個壯漢都能立于不敗之地,誰來告訴她,現在她竟然掙脫不開一個男人的束縛!摔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噴火地盯著那雙眸子,她憤憤地道:“喂,滿身冒血的紅眼君,還不放手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雙妖異的眸子突然在她的瞪視間,涌出了鮮血,然后順著眼角緩緩流下,兩行血淚與臉上、身上所有的血珠匯在一起,滑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樓柒倒吸了口涼氣,呼吸瞬間不穩了。啊啊啊,這到底是什么人啊!真是該死地詭異!“你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旁邊突然閃出一道身影,來人看到眼前的一幕頓時暴怒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主子!該死的女人,敢碰我家主子,你給我去死!”一聲怒喝,那男人快得驚人地伸出手抓向樓柒的肩膀,五指扣入肉的力度,讓樓柒痛得皺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鷹,放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低沉的聲音突然響起,那叫鷹的男人動作一下子僵住了。“主子,你能開口說話?”聲音竟然是萬分地驚詫,帶了點明顯不敢置信的顫抖。但他緊扣著樓柒肩膀的手立即松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絕對的服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扶我起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鷹立即聽從,但是動作輕柔得像是在扶起一個易脆的瓷花瓶。樓柒瞪大了眼睛,這時才發現自己剛才是趴壓在這血人身上,而鷹把他扶坐起來,他竟然沒有松手,緊緊地摟著她,將她也帶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姿勢很詭異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血人坐在地上,她坐在他腿上,腰被他一雙鐵臂緊緊地鎖定,就這么被緊抱在懷里。她靠在他滿是鮮血的胸膛上,這時才發現他的強壯,因為在他懷里她顯得太嬌小,臉只到他的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血人動了動,他只穿著一條白色已經被染紅了的絲質褻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此流氓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樓柒很憤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……放開我!”咬牙切齒,要不是看他滿身血,嫌臟,她一定露出她的一口堅固小白牙,咬斷他的喉嚨!她本來是很恐懼的有木有,但是血人的兩句話卻奇異的讓她的恐懼煙消云散了,如果是妖怪,沒有這么磁性的聲音吧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不是妖怪,卻是流氓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鷹很驚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主子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鷹。”血人低沉的聲音中同樣帶著驚詫,“抱著她,我不痛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月色很清很亮很美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荒山中三人齊齊沉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樓柒抬起頭,瞪著這冒血珠流血淚的紅眼君,很努力地消化著他的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鷹單膝半跪在旁邊,雙眼瞪得像牛眼,見鬼似的看著她,同樣也很努力地消化著主子的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血人低頭,看著這個女人。有鮮紅的血漬流在她的身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是他的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細微的風聲響起,接著幾道身影飛掠而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主子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出了什么事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鷹衛,你竟然讓人碰到主子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幾人如出一轍,厲聲喝著便要上前去抓樓柒,鷹一躍而起攔住了他們,喝道:“她能給主子止痛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幾人頓時像被點了穴,呆住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樓柒聽到這里也消化了一些,這血人是患了什么怪病,會出血,流血淚不說,還會很痛?然后去他媽的見鬼了,抱著她可以止痛?她什么時候成了止痛藥了?活了二十年她還真不知道自己有止痛的功能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要怒斥這無稽之談,她卻猛地發現另一件讓她心頭狂跳的事。除去這個血人,身邊這幾個男人竟然都是穿著古裝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頭束發帶,身著勁裝,束袖腰帶繡著古獸紋,腳穿長布靴,最離奇的是腰間還有佩劍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移動端二維碼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默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默認 特大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宋體黑體 雅黑楷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目錄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背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字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寬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夜間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書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寵妃無度:暴君的藥引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倒序↓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在努力加載中..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書評 收藏 下一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福建快3开奖结果查询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北京时时助赢软件下载 上海11选5走势图手机版 双高计划50所名单 球琛比分网 北京赛视频 快乐10分助手中奖宝典 牛牛怎么玩 山西11选五5开奖结果1 竞彩足球胜平负玩法 斗牛牛牛是什么意思